? 被韩国抢走半年之后 中国要重夺全球造船订单之王-中国选矿设备网 体育365下载官方_365体育为什么中文玩不了_365体育澳门官方
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选矿设备网???请 登录免费注册
服务热线:
当前位置:首页 >> 资讯频道 >> > 行业新闻 >> 被韩国抢走半年之后 中国要重夺全球造船订单之王

被韩国抢走半年之后 中国要重夺全球造船订单之王

时间:2017-12-16 10:34:00 ? 来源:国际矿业网 ? 添加人:admin

??


  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,截至三季度,韩国新接订单量以占全球32%的份额略超中国的31.6%。


  英国造船海运分析机构克拉克森月初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7年全球累计造船新接订单量为1951万修正总吨(CGT),同比增加783万修正总吨。其中,中国、韩国、日本分别以713万CGT,574万CGT和182万CGT位列前三。中国的市场份额达到36.3%,比位居第二的韩国高出近7个百分点。


  仅从11月的数据来看,当月全球造船业新接造船订单量为140CGT,中国以91万CGT的成绩名列第一,远超名列2、3位的意大利(31万)、韩国(8万)。


  韩媒称,虽然距离年底还有不到20天的时间,但从目前形势来看,2017年全年新接造船订单量最多的国家仍将是中国。


  造船业是一个具有连续性的劳动密集型产业,船企需要源源不断的订单来维持其生产力水平。造船行业专家辛吉诚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,在造船业低迷的时候,低价抢单往往是船企维持生存的重要手段。只有维持一定的产能,船企才能在新订单到来的时候,有工人和船坞可用。


  为了获得新船订单,提高在手订单,过去几年间一直专注高端特种船舶和大型油轮的韩国造船业,在保持高端市场优势的同时,也开始参与中低端市场上散货船的竞争。


  海上民用船舶种类大体上分为干散货轮、油轮、集装箱轮以及特种船只。其中,中国船厂的主要订单来自干散货轮和集装箱轮。


  2017年以来,韩国造船业利用其品牌优势、低价抢单和与国外船东合资建造等方式抢占了液化天然气(LNG)船、超大型油轮船(VLCC)的绝大多数订单。前八个月韩国三大船厂(三星重工、现代重工、大宇造船)将80%以上的超大型油轮VLCC的订单都收入囊中。


  今年10月,三星重工宣布将325000载重吨矿砂船设计纳入投资组合,并决定与现代重工、大宇造船及中国船厂一起竞争淡水河谷的超大型矿砂船(VLOC)订单。这是三星重工在时隔近20年之后重返散货船市场。


  现代重工也于不久前获得了韩国航运公司Polaris Shipping的10艘325000载重吨VLOC订单。这也是现代重工在过去五年来接获的最大规模订单。


  就在韩国船企加入散货船市场竞争的同时,中国船业也在高端船舶市场上接连取得突破。


  6月,沪东中华造船(集团)有限公司(下称沪东中华)击败日韩竞争者,与日本商船三井公司签订了4艘17.4万立方米大型LNG运输船的建造合同。该笔订单合同总价超过50亿元。


  在8月最大规模的集装箱船订单争夺中,沪东中华和上海外高桥造船公司击败韩国三大船厂,获得价值约96亿元法国达飞海运集团的9艘2.2万TEU级超大型集装箱船。


  面对在超大型集装箱船、LNG船等韩国主导的市场上来势汹汹的中国船企,韩国产业研究院预测,在2-3年内,中国的造船技术将赶超韩国。


  中国船舶工业经济与市场研究中心主任包张静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,中国船舶工业近年来发展速度非常快,基本上所有的船型都能造,这其中就包括日韩不敢碰的豪华邮轮。但是在与日韩造船业进行比较的过程中,不能仅就比某一项技术进行比较,更要从整体来看。


  中韩在造船技术差距肯定是有的,但根源上看,这种差距还是体现在效率和管理方面。包张静称,按工时计算,中国船厂的平均建造效率大约是30,日本和韩国所需要的工时只有中国的一半甚至是三分之一。效率影响成本,而成本最终也会体现在接单量上。


  受经济低迷,航运市场疲软影响,去年全球新造船订单量跌至30年来最低水平。韩国造船业更是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寒冬,去年,韩国船厂全年新接订单量仅为175万修正总吨,占全球市场分额的15.6%。在手订单量甚至低于日本,跌至世界第三。据统计,韩国船企在2016年的产能利用率仅10%。


  今年以来,在缓慢复苏的全球航运业推动下,全球新造船订单快速增加。克拉克森数据显示,今年前7个月,全球累计新造船订单已超去年全年。据韩联社报道,韩国船厂上半年共获得79艘船舶的订单,共计283万修正总吨、是去年的2倍。现代重工上半年新订单达到72艘42亿美元,去年同期才10亿美元13艘船。截至六月,现代重工尾浦和三湖重工两家船厂,已经完成全年75亿美元目标的60%。


  市场上的订单量整体回升是韩国船厂新接订单量增加的客观原因。同时,韩国造船业的内部调整和企业接单策略的变化也发挥了作用。包张静说。


  近两年,韩国船企不断通过裁员、要求工人进行无薪休假,并关闭闲置的干船坞等方式削减成本。


  据韩国船舶海洋成套设备协会不久前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6月底,韩国造船业从业人数仅达13万余人,2年来减少了7万余人,比历史最高时的2014年底(20.4万人)减少了36.1%,从业人数跌至近10年来的最低。


  以韩国三大造船企业之一的现代重工为例,为了削减造船产能,现代重工已于年内关闭了11个船坞中的3个(蔚山船厂4、5号坞和群山船厂),同时,该集团也通过裁员以及带薪轮休等方式,进一步削减成本。现代重工下属子公司现代三湖重工9月宣布,其2680名生产工人将分7次循环、实行为期5周的带薪休假,从10月16日持续至次年6月24日,公司将支付休假员工平均工资的70%。


  目前市场有效需求不足、产能过剩,如何对产能进行有效调整,使其符合需求是各国调整政策的重点。其实,中国、日本、韩国造船业的调整政策都是类似的,都是根据现在市场实际情况调整产能和产品。包张静表示。


  工信部数据显示,为解决产能过剩问题,韩国及日本的船舶行业削减产能幅度都超过40%。中国造船业产能也从2012年的8000万载重吨,削减至2015年底的6500万载重吨。中国造船业必须痩体,估计还将削减30%以上的过剩产能。工信部装备工业司司长李东此前表示。


  在行业主动缩减产能的同时,市场也通过优胜劣汰的方式强制淘汰着落后产能。克拉克森9月发布的报告显示,截至9月初,全球活跃船厂仅为357家。在造船周期接近最高点的2009年初,该数字曾达到934家。在中国,活跃船厂数量也从2009年的384家减少至今年9月初的114家,其中手持订单量(按CGT计算)排名前10的船厂占到中国在手订单总量的43%。


  除了供需关系的变化,趋紧的环境政策也在对造船市场产生影响。去年10月,国际海事组织(IMO)决定将在2020年实施0.5%的全球硫限制。按照《国际防止船舶造成污染公约》(MARPOL)附则VI的要求,在硫排放控制区(ECA)以外航行的所有船舶使用硫含量不高于0.5%的燃油。


  新标准的实施,也在倒逼船东对船只进行更新换代。辛吉诚表示。为了符合国际海事组织(IMO)更加严格的环保法规要求,船东需要更多高价值环保船舶。根据克拉克森预测,2017年全球新船订单量将达到809亿美元,比2016年的377亿美元提高了53.3%。


  对此,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已经批准28家有实力的船配企业联手转产,重点投资船舶环保改造领域。同时,韩国船企也在建造使用LNG等低危害燃料运营的环保船舶方面加大了投入。


  同时,中国也在瞄准了LNG船市场。10月底,沪东中华打破韩国垄断,首次接获2艘17.4万立方米超大型浮式存储及再气化装置(FSRU)订单。FSRU是将LNG运输船和再气化外输系统合二为一的复合船舶。此前,全球在运营的23艘FSRU全部由韩国三大船企建造。


  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大成表示,根据船舶市场的需求热点,中国也应在在大型LNG船、支线集装箱船、大型邮轮、极地船舶等需求热点的领域开拓市场,在去产能的同时,优化产品结构。


  有分析指出,LNG船航运市场目前开始出现复苏迹象,未来五年,LNG船航运市场将有足够的运输需求消化当前的过剩运力,甚至还需要增加约40艘LNG船。


  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,建造大型船舶、降低航速和使用清洁燃料将成为未来一段时间的趋势。辛吉诚表示,而且,从目前看来市场在一段时间内还将持续这种低迷的状态。


  尽管今年全球新船订单数量快速增加,多位造船业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,造船市场尚未回暖。判断全球造船市场是否回暖不能只参考新船订单数量,而是应该参考新造船价格。包张静说。


  根据克拉克森的数据,全球新造船价格仍处于较低水平。VLCC的市场平均价格仅为8000万美元左右,仅为该船型价格高位时的一半左右。


  新造船的低价正在吸引船东继续投资,而且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,船东可以延长建造周期,推迟交付,从而获得更多收益。辛吉诚表示,然而这样做的后果将是继续透支市场需求,拖慢市场回暖速度。


  关键词:韩国造船之王